从APEC蓝看雾霾的真正元凶

2014-11-17 07:54:28 本文行家:涧水流

自从中国进入举世瞩目的“APEC时间”,头顶上的蓝天屡屡抢占头条,北京空气质量明显好转。晴天一碧、晴空万里、云卷云舒,互联网上、朋友圈里,“APEC蓝”迅速成为热词。但是,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,在一片APEC蓝中生活了好多天的朋友们,开始变得有点儿不适应,天儿变得不再那么敞亮。那么,到底谁是雾霾的真正元凶?

“APEC蓝”是怎么来的?

APEC开幕前后,北京连续近半个月的晴空万里APEC开幕前后,北京连续近半个月的晴空万里

“APEC蓝”是怎么来的呢?根据公开数据整理显示,主要靠了四招,每一招都取得了巨大作用。

大招1:扬尘工地停工。

会期实施了全市工地全部停工、强化道路吸扫冲刷频次等强力措施,北京扬尘排放总量下降70-80%,监测的城、乡道路(公路)路面积尘负荷分别下降了50%和40%左右。

大招2:机动车单双号限行,公车封存70%,排放少了,车速快了。

北京市环保局介绍,机动车是北京市PM2.5本地污染排放最大来源,占总量31.1%。通过全市单双号行驶、渣土车与黄标车等禁行等措施,至少200多万车辆停驶,氮氧化物减排44%,颗粒物(PM)减排58%,VOCS减排49%。

大招3:高污染工厂停产了,VOCS排放量削减37%。

专家介绍,VOCS是二次反应生成PM2.5的重要前体物质,要减排PM2.5,必须协同减排VOCS、NOX、SO2、氨(NH3)等气态前体物。通过对石化、汽车制造、包装印刷等重点行业高污染工厂的退出、停产、限产,共削减VOCS排放量37%,对减少二次转化生成PM2.5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大招4:京津冀及周边联动减排,防止输入污染。

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自发表示,PM2.5属于典型的区域性大气污染物,区域传输特征明显。从PM2.5来源解析看,区域污染输送年均对北京市PM2.5影响占28-36%。显然,周边城市的高级别减排响应,使得“区域传输”的污染物大为减少,对北京的“APEC蓝”功不可没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自11月4日起,河北、天津、山东、山西、内蒙古等省区市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的城市高达17个,停限产污染企业累计为11935家,停工工地20603个。由此可见,北京的雾霾是可以治理的,只要政府拿出决心、意志和力气,雾霾是可以消失的。

雾霾产生的真正元凶

2013年以来,我们四分之一国土出现雾霾,受影响人口约6亿人。雾霾中的PM2.5成为最新的健康杀手。2013年以来,我们四分之一国土出现雾霾,受影响人口约6亿人。雾霾中的PM2.5成为最新的健康杀手。

雾霾对人体健康有危害,当然雾霾治理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话题,但治理雾霾首先就要找出导致雾霾形成的真凶“对症下药”。

数据显示,对于雾霾的产生,排在首位的第一个源,是工业燃烧的源。包括煤的燃烧、油气的燃烧,还有化工企业。第二大污染源是汽车。汽车包括了油品的质量不合格,尾气不合格,柴油车的问题,汽油汽车引起的地面扬尘,汽车引起的污染源。第三是农业。施化肥会产生氨,养殖也会产生氨,还有秸秆燃烧会产生黑炭。第四就是现在到处施工、建筑的这种扬尘。由此可见,工业污染是雾霾产生的真正元凶。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京津冀占全国面积的2.3%,但是它的能耗占到11.5%。北京只占全国0.17%的面积,但是它的能耗占到全国的2%。也就是说,凡是雾霾厉害的地方,一定是能耗高的地方,能耗总量大的地方。因为中国的能耗总体以煤为主,占到了68%,在一次能源里面,发电更占到了80%左右。全国能耗的地图和雾霾的地图基本上能重合起来。

因此,雾霾的治理其实很难,如果继续烧煤的话,任何一个手段都很难解决。因为烧煤不仅是直接有粉尘的问题,燃烧的时候还有氮氧化物,二氧化硫,然后还有有机挥发物,有机挥发物从开采煤炭,运输煤炭,堆放煤炭,燃烧煤炭一直在挥发。而且这些东西都是形成PM2.5的一些主要原因,所以要想解决问题,从根本上来说,就是要进行能源结构的坚决的、彻底的调整。

 中国政府碳减排承诺

雾霾的主要组成雾霾的主要组成

随着北京等城市空气质量不断下降引发了民众的愤怒,中国政府面临的环保压力也越来越大。近期,中国政府出台了诸多环保措施,比如推动环保立法,加大监管力度,加强对电厂、钢厂的监督等等。

本月12日,中国和美国公布了2020后的减排目标:2025年,美国将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排26%至28%。中国计划将二氧化碳排放峰值控制在2030年左右,并尽早实现。此外中国计划2030年前将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提高至20%左右。

如果落实减排协议,将重塑中国经济的成长动力,推动各个行业向节能减排方向发展。其中,推动冶金、火电、化工的节能减排技术进步,推动新能源的技术创新,并且将深刻影响着例如汽车、建筑(房地产)、消费电子等居民日常消费领域,电动汽车、节能住宅、低功耗电脑等产品成为市场主导。

或许,我们不应该每天检查过手机上的空气质量指数应用之后,才能决定是否出门去玩。不应该有更多的孩子发问:“妈妈,为什么天空不是蓝色的?”我们需要开辟自己独特的方式,来实现富庶的生活和稳定的社会: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

专家观点

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 王跃思

北京霾污染主要形成于周边区域的工业燃煤污染输送,而加强于本地机动车排放的叠加,重霾污染时段二者的污染成分占70%以上。污染的治理,不要寄希望于一两年、三五年解决,我们要按部就班地从源头处理,从源头控制来做起。最起码得二十年以上,才能基本上能看到一些好的效果。

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 韩小平 

最重要的还是全球气候变化,全球气候变暖以后,导致了北极的温度不断的在提高,然后整个南北的温差在减少,空气对流会变弱。由于空气的对流变弱,所以现在的风小了,肮脏的东西刮不出去,但根子还是我们大量的燃烧煤炭、石油这样一些污染,集中在这个地方。

北京市政府外事办主任赵会民

比如控制人口,控制机动车,提高机动车排放标准,关闭一些重污染的企业,也包括给我们的市民提出希望,比如我们中国人的烹饪,实际上现在城市大了之后,它对PM2.5的贡献也还是不小的,这些也希望市民能够更好配合政府做好清洁空气的工作。

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 马军

要让“APEC蓝”不走,就需要把一些临时性、限制性的做法常态化。在依法依规的基础上把重污染的行业取缔掉,而不是行政一刀切,让他们暂时停下来。

全国人大代表 高德康 

汽车尾气等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几乎“不值一提”,而真正的“元凶”则是工业污染。政府应该出台相应政策加强监管,企业则应自觉降低污染,共同为“蓝天”做出努力。

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 潘小川

从去年以来北京明显的几次雾霾发生,我个人感觉还是和化石燃料燃烧影响的比例比较大。特别是我说的是短期的雾霾事件的发生,首先汽车短期内不可能增加那么多,恐怕还是周边化石燃料的燃烧是比较重要的。

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 陈晓秋

对中国来说,现在要解决雾霾的问题,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要调整能源结构。再一个就是工业布局,因为最后还要考虑公众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,所以从工业布局上也要考虑。整体来说还是从源头抓起可能是最有效的办法,后端的治理一个是投入的资源也比较多,再一个毕竟你是治理,效果就不见得比从源头根治的效果更好一些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